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伤感签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伤感签名网 > 北京28预测 > 正文

安徽泗县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披露疫苗事件内情

时间:2019-05-22 13:29 来源:北京28预测官网 作者:28预测 阅读:

  本月16日、17日,安徽省泗县大庄镇卫生防疫保健所组织全镇约2500名中小学生接种甲肝疫苗,有120多名学生在接种后出现了头痛、胸闷、四肢麻木等不良反应。6月23日,一名接种了疫苗的6岁女童死亡。

  随着媒体对这一事件报道的深入,几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渐渐浮现:“肇事疫苗”的质量是否可靠,检测结果何时揭晓?这批疫苗在流入泗县时究竟都存在哪些违规行为?如果“肇事疫苗”的最终检测报告证明疫苗质量没有问题,那么此次发生在孩子身上的现象该如何定性?

  针对上述问题,泗县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昨天接受了晨报记者的专访。同时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去年江苏宿迁曾经发生过一起“假疫苗”风波,那次事件中的疫苗批发商,竟与此次泗县“甲肝疫苗”事件中的疫苗批发商同为一人!

  疫苗检测结果半月揭晓

  “23号我们已经将部分查封的疫苗送往北京检测,结果可能在15到20天内揭晓。”昨天下午在接受晨报记者专访时,泗县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杨平的声音有些沙哑。“自从这件事发生以来我几乎是天天连轴转,一个会接一个会。”他的脸上掩饰不住的疲态。

  23日那天,杨平和县药监局的一名科长抬着一个大泡沫箱进了北京。箱子里装着待检疫苗和保温用的冰袋,他们的目的地是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由于箱子没有把手,杨平的手指被勒得满是红印子。

  按照常理,一份疫苗的检测报告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对疫苗的效力进行检测,二是对疫苗的安全性进行检测。效力检测也就是检测疫苗是否能够产生抗体,这个检测要做动物试验一般需要两个月的时间。

  “考虑到泗县这次事件的实际情况,我们最关心的还是疫苗的安全是不是出了问题,才导致大量孩子出现不良反应,所以我们向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提出只进行疫苗的安全性检测,对方很爽快就同意了,而且特事特办,先检测疫苗,后补办检测手续。”

  据杨平局长介绍,此次送到北京检测的疫苗是“肇事疫苗”中的3个批号共300支。疫苗的安全性检测主要包括:感官鉴定、无菌试验、异常毒性试验和小牛血清蛋白残量。

  “这4项检测完全进行完毕,检测费是一万九千块钱,大约需要15到20天的时间。”

  “疫苗变质说”被否定

  记者在大庄镇水刘村小学校长朱昌满办公室看到了此次“肇事疫苗”的说明书,这份名为“甲型肝炎减毒活疫苗说明书”上对疫苗的运输和储藏有着严格的规定。说明书上写着:疫苗应冷藏运输,在2-8摄氏度或零下20摄氏度以下避光保存。

  然而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泗县大庄镇卫生防疫保健所在从批发商处购得疫苗后,在运输过程中并没有使用专用冷藏车。同时,病症较重的水刘村小学五年级学生刘思雅对记者说,从她拿到药一直到注射到体内这段时间足足有一个小时,其他同学也把疫苗拿在手中至少20分钟,而当时教室内的温度至少在25摄氏度以上。

  根据以上的事实是否可以推断出:在疫苗注射到孩子体内之前,由于在运输和保存过程中由于温度过高疫苗已经变质,进而使得孩子在注射后出现了不良反应?

  “这是不可能的,”杨平局长一口否定了这种目前流传甚广的说法。

  “假设疫苗变质,那么影响的是疫苗的效力,也就是说疫苗产生甲肝抗体的能力可能会降低,但绝不会对疫苗的安全性产生影响。”

  按照杨平的这种说法,假定半个月后疫苗的检测结果正常,那么这次孩子的“甲肝疫苗伤害事件”该如何解释呢?“那就只能解释为疫苗的副作用表现了,如果真是这样,这种甲肝疫苗要立即停止销售。”

接种甲肝疫苗后出现异常反应的学生在安徽省泗县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事件中,孩子的肝脾损伤比农药中毒还重,家长忧心忡忡。 newsphoto供图

  张鹏两次作案

  在采访中,杨平局长向记者透露了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目前已经在逃的甲肝疫苗批发商张鹏,与去年发生在江苏宿迁的“假疫苗”风波中的疫苗批发商同为一人!

  曾非法经营疫苗却未被惩处

  杨平局长向记者提供的一份资料中显示:宿迁市妇幼保健所自2003年12月至2004年5月份的半年里,以现金结算方式从不具备药品经营资格的安徽人张鹏处购进包括乙肝免疫白蛋白、流感疫苗等9种免疫疫苗共6000余支,货值32.17万元,到2004年6月16日,宿迁市妇幼保健所使用上述药品违法所得28万余元。

  当时,宿迁市药监部门对这批疫苗进货渠道进行了明查暗访,结论是这批货属违法进货。张鹏在销售疫苗时使用了安徽滁州市医药科技开发总公司的发票,而该公司因经营不善,已于去年10月20日将其《药品经营许可证》变更给了其他公司,张鹏利用该公司外流发票,非法从事药品经营活动。

  然而遗憾的是,记者在这份资料中只看到了当时有关部门没收了非法购进的药品并没收了妇幼保健所的28万元非法所得,但并没有看到有关对张鹏的任何处罚文字。

  两次疫苗事件均用假发票

  “泗县这次事件中,张鹏同样使用了假发票,”杨平对记者说。据其透露,张鹏给泗县大庄镇卫生防疫保健所开具的购买3000支疫苗的发票金额是一万八千七百六十元。张鹏本人明明在滁州,然而发票上的盖章却是“阜阳齐力药业公司”,而且落款日期是2005年6月15日,但发票却是2000年的版本。“凭这几点我们就可以断定他用的是假发票。”

  据杨平局长透露,泗县甲肝疫苗事件发生后,疫苗的生产商浙江普康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曾经派出了公司总经理柴少爱和销售部经理鲍心宁前来协助调查。

  “他们对我说张鹏是他们普康公司在安徽的授权销售商,而且还跟他签订了半年的协议,但事情没这么简单,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不能排除疫苗生产商与批发商在事发后他们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进而试图规避某些责任。”

  但现在,与张鹏打交道一年多的鲍心宁也不知道她的合作者现在在哪里。

  昨天,天气闷热阴沉,只有两千多口人的泗县大庄镇水刘村沉浸在悲痛中。一口窄小的白杨木棺材在上午10点,埋在了村东头李志刚家的责任田里,里面是他刚满6周岁的女儿李威,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前来为这个在“泗县甲肝疫苗事件”中死亡的女童送行。

  “剪掉了,不想再看见她的模样,这样我们的心里会好受些。”昨天上午,李威的妈妈庄满收手里拿着一张已经残缺的“全家福”,照片中的李威已经被剪去,只剩下李志刚、庄满收夫妇两人。

  有学生报告异常后,接种仍继续

  “我本来是不同意他们来学校注射的,但是没经住侯华锋劝说。”昨天上午,水刘村小学校长朱昌满对记者说。

  6月13日下午四点半左右,大庄镇卫生防疫保健所所长候华锋走进了朱昌满的办公室,他此行是为联系给学生进行集体注射甲肝疫苗而来。

(责任编辑:伤感签名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